我是一个前法警,分享个法庭的经历吧中国著名刑事律师网推荐

有次开庭,被告是一对夫妻涉嫌故意伤害罪。
刑事诉讼附带民事赔偿.
一切按理都很普通,然后进了法庭我感觉了一丝诡异,民事原告居然是四个黑又硬(彝族同胞),这尼玛,你们这对夫妻是多能打。

整个案情就是部狗血剧:这对夫妻来到本市后无力扎根,选择做皮肉生意,妻子卖淫,老公在楼下望风。这天,四个彝族同胞摸黑上楼就准备照顾生意。
结果第一个就出问题了,也不知道这同胞是天赋异禀还是妻子色衰体松,折腾了半天彝族兄弟就是不射精,花了钱没有满足这是谁都不干的事,于是彝族大哥要求,必须爽了,你给我口交吧。
丈夫站出来义正言辞——这得加钱。
这自然惹来不满,四个彝族同胞登时就要动手,丈夫突然爆发,抽出一根准备好的棍子啪啪啪地教明白四个彝族人为什么汉人能在四川盆地种地摸鱼,你们彝族只能在大凉山种花生娃。
就这样,那个金枪不倒的大哥被打折了两条胳膊,另外三个成了猪头,四个彝族同胞气愤不过,又没钱治伤,觉得不能白挨这顿打,于是报警了。
当我脸红红地听完庭审后,那个彝族大哥可能发现这俩夫妻要被判刑后,他还是没钱治伤,于是腆着脸问检察官能不能给点钱让他把胳膊治了。
检察官也是部队下来的老油子,登时眼睛一瞪,要什么钱,告诉你们,没把你们送公安拘留几天已经很不错了,治什么胳膊,你有手没手有什么区别?

2016年05月14日

法警讲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