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木耳,真相原来是这样的   (大鹏律师燕山聊斋22)北京著名刑事律师网

     记得小时候,刚走进家门,一股奇香扑面而来,什么东西这样诱人。母亲告诉我,这是朋友家送的野蘑菇,是从东北带过来的。小时的我把浓郁美味与东北联系起来。

     长大后,我一直对蘑菇情有独钟。但总分不清什么是野生蘑菇什么是人工繁殖蘑菇。

     一次邂逅北京市公安局的帅哥代玉儿,提出了我的困惑,问他东北野生菌与家养菌区别,这个来自于白山黑土的帅小伙,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是霸道的结论:我的嘴就是评判标准,好吃的必然是野生的,不好吃的肯定是人工的。他的回答,让我陷入更深迷茫。

后来,我多次走进伊春,这个森林故乡,才逐渐更多理解森林这个概念。伊春,地处小兴安岭山麓,这是一个个全国唯一政企合一的地方,因为林业地位超然,林业局领导班子与市领导班子是重合的。林业在这里地位可见一斑。

困扰多年问题,我又向伊春人提出,他们给了我合理的回答。

当地,产业多样化后,黑木耳得以比较普遍人工栽培。当然,也有专门采集野生木耳的。

人工培育木耳,有两种,一种是大量栽培,因为采收有时,木耳卖相好,在当地价格还不错。另一种木耳,模仿自然生长环境。在河边水边,搞一些树庄子,适时搞些菌种,自然生长,看着没有温室栽培个大,但种植人,蚊虫叮咬,十分辛苦,他们多把这样木耳,当野生木耳卖。

真正野生木耳,因为采集时,生长期不确定,也许刚刚长出来就被人采集了,也许已经超过生长最好时期才被人发现,所以 野生品相不好,野生木耳产量不高,根本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所谓野生木耳,基本不实。

而蘑菇,因为这里树林多,采集容易,这里蘑菇大多是野生的。当地人工培育很少。

东北当地比较公认是榛蘑,收获季节8--9月。新鲜榛蘑与肉一起翻炒,滑爽清香。风干后榛蘑,别有一番香气,与一年以上土鸡一起炖,小火慢炖,尚未开饭,先是满屋飘香。

2016年08月13日

黑野木耳,真相原来是这样的 (大鹏律师燕山聊斋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