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喜成  著名刑事律师

 

 

 

        这天晚上,杨森的母亲在大街上散步,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摩托车从背后撞倒,竟然被撞死了。当时与杨森的母亲一起散步的还有邻居赵大妈,据赵大妈说,肇事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板寸头,方脸,身高一米七五以上,体形较胖,骑一辆太子牌无牌照摩托车,撞人后人和摩托车一同倒地,后又迅疾爬起来驾车逃逸。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当时赵大妈只顾去扶杨森的母亲,竟让肇事者跑掉了。再说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年人,就是上前拦挡恐怕也拦不住。

 

    杨森当晚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事发在晚上九点多,又是在城郊,行人稀少,办案人员经过走访调查,没有找到其他目击证人。而赵大妈提供的线索很有限,现场也没留下肇事者的任何物证,公安机关多方努力,案情仍无突破,最后只好作为一桩悬案暂且搁置了起来。

 

    杨森原本是要在五一节结婚的。母亲生前在教育系统工作,用多年的积蓄给儿子准备了十万元,让装修房子、办婚事用。杨森跟未婚妻商量:“房子不装修了,婚事从简,你愿意吗?”未婚妻惊讶地望着他问:“为什么?”

 

    杨森说:“我想把这笔钱用在破案上。悬赏十万元寻找知情人,提供破案线索……”未婚妻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我支持你。”

    杨森一下子把未婚妻揽到怀里,感动得哭了。

 

    未婚妻和杨森一起去大街上张贴悬赏广告,广告贴满了大街小巷。

    悬赏广告贴出后,一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杨森结婚后已经生孩子了,却没人提供破案线索。

 

    杨森的妻子想在一处新建的小区内买房子,那里环境好,左边临河,右边是公园,前边是广场。家里没有别的积蓄,既然买房子,自然要动那十万元。杨森却说:“那十万元不能动。”

    妻子说:“已经一年过去了,贴出的广告有的被别的广告覆盖,有的被风雨剥蚀,已经不见踪影了,再坚持下去怕是没什么意义了。”

    杨森坚决地说:“广告没了可以再张贴,可母亲的生命只有一次,绝不能让肇事者逍遥法外!”

 

    妻子一脸的不情愿,但她实在太爱杨森了,也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杨森又在大街小巷贴满了悬赏广告。悬赏广告贴出后,一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杨森的孩子已经会走路,会叫爸爸、妈妈了,可是仍没人向杨森提供破案线索。

 

    杨森是小学教师,他班里有个从乡下来的女孩儿,叫姚雪菲,性格温顺,学习用功,成绩名列前茅,就是家里很穷。杨森不仅从精神上鼓励她,还经常在物质上帮助她。

    这年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姚雪菲哭着来到了杨森的办公室,说她要辍学了。杨森一惊,姚雪菲平时学习那么用功,怎么要辍学呢?再看她哭哭啼啼的样子,赶紧问:“快说,你家出什么事了?”

    姚雪菲这才告诉杨森,她爸爸患白血病,急需做骨髓移植手术,医生说光手术费、医疗费就得三十多万元。他们家本来就穷,哪儿来这么多钱啊!求遍了亲戚朋友,东挪西借也只凑了几万元,还差三十万元。连爸爸的救命钱都没有,哪还有钱供姚雪菲上学啊!

    杨森不同意姚雪菲辍学,他说她爸爸治病的钱,他会替他们想办法。姚雪菲顿时感激涕零,扑通给杨森跪下了。

    杨森去找校长,校长也非常同情姚雪菲家的遭遇,号召全校师生捐款。因是一所小学,捐款结束后才捐了两万多元,仍是杯水车薪。

 

    校长带着杨森去县教育局,向教育局局长介绍了姚雪菲在校的表现和学习情况,以及她爸爸的病情。接下来,县教育局向全县教育系统发起了向姚雪菲的爸爸捐款献爱心的活动。这次下来,捐了十多万元,加起来有二十万元,还差十万元。可姚雪菲爸爸的病情在急剧恶化,已经不能再等了。

 

    杨森回到家里,跟妻子说:“悬赏广告贴出去一年多了,看来希望渺茫啊!”

    妻子脸上露出了希冀:“这么说,你同意用那钱买新房了。”

    杨森摇了摇头:“我想开了,母亲已经去了,就是抓到肇事者,她老人家也活不过来。可有的人却在医院等死,倒不如把这笔钱花在活人身上。”

    妻子看着杨森:“你是想把那十万元捐献给姚雪菲的爸爸?”

    杨森感叹着说:“是的,救命要紧啊!”

    妻子没再说什么,抱着孩子回娘家了。

 

    杨森不顾妻子的反对,把那十万元从银行里取出来,亲自送到了医院,送到了姚雪菲爸爸的手上。姚雪菲的爸爸躺在病床上,已是形销骨立,蜡黄的脸瘦成了刀条,头发也掉光了,眼睛深陷像骷髅一样。

    姚雪菲的爸爸很快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是他弟弟给他捐献的骨髓。

    姚雪菲的爸爸上手术台的当天,县教育局局长和校长带着杨森到他妻子的娘家,跟他妻子做工作,妻子这才跟杨森回来。

 

    姚雪菲的爸爸出院后的一个星期天,姚雪菲突然来到杨森家,说要告诉他一个沉重消息。

杨森一惊:“快告诉我!”

    姚雪菲说:“两年前,撞你母亲的肇事者我给找到了!”

    望着眼前只有十一二岁的姚雪菲,杨森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可他妻子却反应极快,她想:姚雪菲的爸爸刚出院,家里又欠了那么多的外债,他们是不是想再得到那十万元赏金啊?于是就跟姚雪菲说:“谢谢你帮我们找到了肇事者,不过我们事先准备好的那十万元赏金,已经捐献给你爸爸治病了,再也拿不出钱了啊!”

 

    姚雪菲委屈地看了杨森的妻子一眼:“我不是冲那十万元来的。”

    杨森知道妻子误解姚雪菲了,可又不解地问:“两年前你才不满十岁,还没来县城上学,况且事发时又是在晚上九点多,你怎么会知道肇事者是谁呢?”

    姚雪菲说:“我当然知道,因为肇事者是我的爸爸!”

    杨森一下子傻了,可他又说:“这不可能,因为我在医院见过你爸爸,他是瘦长脸、高颧骨。撞我母亲的那个人是方脸,体形也胖。”

    姚雪菲说:“你当时见我爸爸是在医院,那时他病得不成人形了。”

 

    原来,姚雪菲的爸爸是个酒鬼,两年前的那天晚上,他是在酒后驾驶摩托车把杨森的母亲撞倒致死的。他是城郊人,在城里一家建筑队打工,多次看到杨森在大街上张贴的悬赏广告。他患白血病面临死亡,当得知杨森动用原本是捉拿他归案的赏金给他治病时,他的灵魂被震撼了……

 

    杨森知道了真相,却叹着气跟姚雪菲说:“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追究你爸爸的责任了。再说他刚出院,身体还不好,还得挣钱养家、还债……”

    谁知姚雪菲却说:“可我爸爸已经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了!”

 

    就在这时候,杨森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公安局打给他的。

2016年10月30日

苍天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