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西部歌王遇到西北王

    西部歌王王洛宾,他的作品多以情歌为主。其中,《在那遥远的地方》和《半个月亮爬上来》被评为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并且荣获国家颁发的“金唱片特别创作奖”;《达坂城的姑娘》《阿拉木汗》《掀起你的盖头来》《可爱的一朵玫瑰花》《玛依拉》《青春舞曲》和《在银色的月光下》等西部民歌,在国内外广为流传,已成为中华音乐宝库中的经典之作。

    西北王马步芳,西北当地民歌唱道:“上山的老虎下山的狼,凶不过青海的马步芳。”统治青海达40年。

  

    1936年,由中国工农红军五军、九军、三十军组成的红军西路军渡过黄河,踏上了西征的道路。在攻克古浪后,九军遭到绝对优势的“马家军”的拼命反击,马步芳等人先后调集17万大军,对我工农红军西路军进行了疯狂的进攻:在进攻时驱赶民团冲在前面,精锐部队在后面积蓄力量;攻击时每人仅带两三排子弹,打完了乘马回去取;西路军一驻就打,不让其发动群众、安置伤员、整补力量;作战时采用人海战术、波浪战术,决不给西路军喘息时间。最终,西路军在河西大败,死伤数万之众

 

   时间到1949,解放军跨过长江,蒋介石军队土崩瓦解,马步芳退守兰州后,又将抗战时期国民党军构筑的国防工事进行加修加固,主要阵地构筑了钢筋水泥碉堡群,外斜面有高610米的环形人工峭壁,腰部修有暗藏的侧射火力点,外有两层36米的外壕,壕内遍布地雷,铁丝网。阵地之间有公路、交通壕连接。

    194984,第一野战军发布进攻兰州的作战命令.

    马步芳知道援军不会来,兰州亦不保,便于824日只身飞往西宁,再携眷逃往重庆,所部交由儿子马继援指挥。

  825日拂晓,解放军攻城部队发起总攻。经激战,攻占被称为“兰州锁钥”的沈家岭、狗娃山、古城岭、马架山和皋南山最高峰营盘岭,兰州城直接暴露在解放军的炮火之下。

  兰州城防指挥官马继援,见外围主阵地一日之内相继失守,伤亡又惨重,外面援军无踪无影,同马步芳密商后,决定于当日乘夜幕全线秘密通过黄河铁桥,向西宁方向撤退。但是,黄河铁桥迅速被解放军控制,除马继援等人率一部逃走外,余部成了瓮中之鳖。一路上满目溃兵。

  至2612,解放军全歼兰州残敌,解放兰州。

 

 

   谁又能想到,他们两个交集,会迸发出如此绚丽的火花.

  那一年,39岁的马步芳和26岁的王洛宾相遇,秀才遇到兵。 马步芳亲口为王洛宾唱了很多西部民谣,还找来各民族的人,唱民歌给王洛宾听。  

  王洛宾来到西北,歌王和西北王相见,惺惺相惜,相见恨晚,虽然马步芳许诺了很多。 王洛宾还是回到内地。

    但王洛宾的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达坂城的姑娘》《阿拉尔汗》《掀起了你的盖头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红遍西北,红遍中国。

 

    1941—1943年,王洛宾在兰州,因通共坐牢。 马步芳得到消息之后,焦急万分 ,立即组织各种营救,最后拍着桌子怒吼:王洛宾不是共产党的人,是我马步芳的人。

    历史桑田,谁能知道,这句话,害了王洛宾半辈子。1944年,因为马步芳的成功运作,王洛宾出了监狱,来到青海。 马步芳对王洛宾敬若上宾,为他摆足了面子。马继援(马步芳之子,也是王洛宾的挚友)在欢迎酒会上,举着杯子:王教官,你是我们青海的骄傲,因为《在那遥远的地方》,让世界知道了青海。

    王洛宾在青海,军政民三界的音乐都归他管。

  

 

 

  1945年,抗战胜利,全国上下欣喜若狂。马步芳、王洛宾,低头促膝,一起编写了《花儿与少年》。这是精通音律的马步芳,与锋芒已露的王洛宾的倾心之作。

  《花儿与少年》红遍中国。

  山高高不过凤凰山,凤凰山站在白云端,花儿为王的红牡丹,红牡丹它开在春天。川美美不过大草原,大草原铺上绿绒装。人间英俊的是少年,少年是人间的春天。少年,是人间的春天。

  1961年,王洛宾被人揭发入狱,告发他是马步芳留下的特务。因为有人发现王洛宾档案里,有一张穿着马步芳军服的照片,手提小提琴,在草原上起舞,翩翩少年。

 

  1992年,71岁的马继援与79岁的王洛宾,在台湾,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当年像花儿一样的少年,一别就是一生。个人命运,在国家机器的碾压之下,卑贱如土,轻薄如尘。

  


  “没有马步芳,就没有我王洛宾”,王洛宾那些红遍大江南北的西北民歌,很多都是马步芳亲口唱给他的, 我只不过是修改加工而已。

最优秀刑事律师网推荐

2017年03月05日

西部歌王遇到西北王